十七唐

清冷秋风 空气中响起疏远的钟声

【文野芥川单人分析】关于芥川先生

大概是重新认识了芥川啊。给太太跪了。

被捏住会嘎吱乱叫的少女:

【关于芥川先生的几件事】


 


*有侧重,并非传统分析模式


*有推测和个人见解成分,不适请及时点叉


*友好交流,拒绝谈人生


  


*关于芥川的经历,自省和处世之道:
芥川出身贫民窟,食不果腹,疾病缠身,出贫民窟之日同伴全部被杀,遇到了他的上司太宰,受到极为严苛的训练,开始用尸骨累功绩,想替自己和还没来得及找到生存意义的同伴找到生存的意义,他几乎没接触任何安定甚至只是安全的环境,贫民窟生活就原作只言片语来看应该也遇到很多残暴肮脏的东西,而他几乎不回忆——不排除是因为镜头篇幅不太够他回忆,唯一一次关于贫民窟的回忆是在揭开过去的伤疤试图最后劝阻镜花。基本上来说芥川都放眼当下。

他一方面极力抗争,一方面又接受了这就是他的人生,也不会问凭什么上天这样对他——顺带目前来看芥川并不是很信神佛?而且提起芥川关于这方面的思想,从七夕问答就【在下行进的是罪恶道路,不应该有希冀之事】,他非常清楚,自己就是罪恶的,一定下地狱,但同样他没有很悲伤,抗争的同时他将这件事作为一个事实接受了而已,接受了自己就是一个恶党。


 


但就算是如此——我要活着——凭什么我不能活着,不为自己杀人找任何借口,46话告诉为了救米歇尔成为傀儡的霍桑——【为了任何人杀人都是非常无聊的事】,这从一个侧面也可以窥见,芥川承认他做的事情基本都出于自己意志,从不怨天尤人,也不为了任何人。非常深刻的自省却又没有沉溺于悲伤,而是通过自省然后不断直接挖开自己的灵魂,破而后立,极速成长,破而后立,再破再立,自己扒掉一层皮再长出来,自己挖开伤口让逼它更快愈合,不断不断重复这个痛苦的过程。包括听取他人意见,在打倒霍桑的时候反思起了敦的话显然是又进入了深刻的自省过程


 


.....更重要的是没有人逼他,全部都是自己逼自己,而且更加明了当下需要努力活下去这件事,其灵魂深刻,精神强悍。

当然这并不是说芥川没有迷茫,他有迷茫,也会在奇怪的地方钻牛角尖,甚至偶尔也会被一些东西蒙蔽双眼,他也需要引领。只不过精神已经强出普通人的范畴太多太多,迷茫并不会阻碍他前行,“我将永远迷茫,亦将永远前进。”

处世之道来说,芥川,对许多人报以嘲讽,但是不管遭遇什么耻辱惨败都马上站起来,并且表示自己就是走狗一条,是跋涉于黑暗中的残兵败将 


是没有资格沉溺悲伤,明明自尊心高的可怕,却把自己立场看得无比低微,不禁让人想到三次元芥川老师的“最高明的处事之道就是既对世俗报以白眼又于其同流合污。”芥对世间苦难肮脏有最直观的体会,但是却毫无退缩,甚至于比任何人都斗志昂扬——斗志昂扬到可怕的地步【这种程度的绝望,怎能令我枯竭】 


 


继续奋斗并以浑浊黑暗的姿态安然在世间,颇有其原型文学风范。不可谓不高明。不可谓不可敬。


*关于芥川的本性,所追求的和他所明白的:

ok,我需要提到另外一个人,对,太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一种奇怪观点,说芥川变成这样都是太宰的缘故——笔者认为这是毫无道理的(而且芥川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嘛,斗志昂扬,精神饱满,整天都想搞个大新闻),首先不否认芥川性格有受到太宰影响,但是他们只待了一年不到,而且黑手党的工作强度是可以想像,太宰其实非常忙,并不是有很多时间管芥川,二卷可以看出这两人接触时间并不多,他只是将自己的经验以他以为最为有效同时也是最为残酷的方式告诉了芥川——即是教训,再者,太宰遇到芥川的时候芥川已经16岁了,再怎么说人格也基本成型了。

太宰并未改变芥川本性,也没试图改造——他缺少一把刀鞘。他还是这样独断专行。只言片语都可以看出太宰很大程度来说拿芥川没太多办法。说太宰利用芥川的,我想说一句,人与人之间就是相互利用,太宰有目的,芥川也不是别无所图,至于双方图什么这里我不便过度分析,这利用也可以是温暖的,个人认为,利用严格来说只是一个中性词,太,芥二人皆有苦难,纠缠于生存的意义

师徒二人(顺带个人认为原作中太宰一开始大概不是太有他是芥川老师的概念,也没意识到要像一个老师一样教芥川,而是要像一个上司一样管教芥川,老师这个概念是芥川自行强加给太宰的,不过后来宰大概多少有意识到一些)再者太宰自己本身也是一个少年,他没有义务要担起谁的一切,也担不起,况且我以为芥川先生很清楚太宰不是他的一切,也并没有打算让太宰承担他的一切,甚至他都明白——“只是为了某人极为无聊的一句话”芥川先生一直就明白,知道太宰的话并不是神喻,甚至只是一句“极为无聊的话”他很清楚。



可以说,芥川不是无知无畏,甚至说令人心折之处是洞晓一切,仍然无畏。芥川先生所知道的事我觉得比我们想象到的多太多,不过他无心戳破。

芥川本性如此,不用甩锅给别人——我相信芥川先生也不屑甩锅给别人,况且比起让人背负自己,芥川更是习惯将东西背在自己身上。

他追求生存意义,但十分明白这价值并不等同于生命,芥川分的很清。生命诚可贵,芥川虽然时时刻刻表现得不要命,那只是他远超于正常的拼命范畴因而看起来会让人有这种感觉。


 


35话芥川对敦斥责【需要从谁那里获得活着的许可而战斗,需要谁来给你盖可以活着的印章——真是令人不快】


 


可以说明芥川不喜欢得到别人认可才会活下来,侧面推出太宰的认可是他要找到的生存意义——但并不能决定他的生死,而且芥前十六年当有属于自己的生存意义,亦或是是十六年来一直在寻找,现在某种程度来说寄托到了太宰身上,个人以为在芥川看来——活着,不需要别人允许。这又是芥川的骄傲之处。这里还想提到一句话大家觉得追求活着的意义的小孩子是中二,但反过来追求意义的成年人便是哲学家,私以为芥是后者。这件事并不可悲,十分伟大。


好既然说到了芥川的感知,我就不得不提下一个问题


* 关于芥川先生的双商:

芥川先生的双商,很负责任地说一句——很高,双商都高。甚至有的时候可以说高到可怕。

从他对敦过去资料的寥寥了解就成功抓住了敦的痛脚,两句话抵别人一卡车,一见敦在崩溃边缘想到的不是太宰的教诲,不是国木田的劝告而是芥川的话语,就可以知道,就可以看出芥川有多聪明尖锐,重点抓得多么稳准狠,对于人心的感知精准不可谓情商不高。



我想说个题外话(也不算题外话?)——敦中了梦野脑髓地狱,产生幻觉这里应该是敦的脑内影像,也就是敦对芥川说的话的综合理解,暗示着敦此时心理状态,——结合太宰其后看穿敦的内心将敦打醒并教育他——【不要可怜自己。】再结合芥川面容平静甚至带有怜悯的形象,可以看出这是敦内心的一个写照,只不过外化成了芥川的的样子,他内心最深处是认可了芥川的说法的,,甚至可以说敦隐隐约约有感觉芥川是可以看穿自己的人,芥川也隐隐约约有这个感觉,敦,芥二人的波长应该是对上了的——只不过他们一开始不约而同选择拒绝。


 


当然,芥川的情商并不只是用来嘴炮人的,后期对敦所说的那句



——因为过去所困扰你的话跟你已经没有关系了。”这句话份量千钧,见得芥川对于人内心了解的细致。站在我所知的理解层面,芥说这句话真的是非常了不起,真的,这就好比你站在深渊中,看着深渊之外的人捧着你所想要的东西却在惴惴不安后怕不已,你叹了一口气说【没关系,你现在很幸福了】,可叹气量之浩大,灵魂之坚韧。

敦也已经察觉太宰的认可,而且前期敦对妹子们的心理感知同样很灵敏,可见这两人在情感方面都很细腻。

情商,人心的观察力,其他方面也十分有所体现。

关于霍桑和纪德(小说第二卷)芥川的超强洞察力加之对人心的深刻了解(通常话来说就是察言观色和情商,也有可能是首领所说的灵敏嗅觉,这嗅觉不止包括战机还有人心),在那一瞬间就形成了理解,双方都有了一种“我了解你”的感觉,惺惺相惜,但是不戳破,然后尊重对手的同时赢得了对手的尊敬。


战场智谋也绝不输人,绝不轻视任何对手——前期轻视敦了,游轮上说菲总是甜点(不要想歪)后来意识到了,又开始进行了一轮修正,打不赢就撤(这点很好)看他指责敦正面单挑,可以看出芥川并不是蛮干派,甚至相当讨厌无谋。


 


同时芥又是极其智慧的,这种智慧不是单单智谋而已,已经渗透到了人生态度,极为强大的异能和精神却拥有以弱者自居的谦卑,然后坦诚承认菲总是强者。并要努力打败他


 


而且抓捕敦到游轮上那次,侦探社最后不得已动用乱步了,也就是说明除了乱步和不在场的宰侦探社全员都已经被芥摆了一道,足以见芥之聪明。


关于智商,还要提到一点——芥的语言能力,先说结论吧,他会两门甚至以上的外语大概是精通,是战场上信手拈来可以拿来当冷幽默程度的精通(个人理解来说,这种细节有时候比大段大段飙英文更有说服力)。详见第一次与霍桑对峙,第一句是俗家修士是葡萄牙语。而后的恶魔虽然说英语里面也有这个词,但是并不是译作恶魔而且是做大写,小写的话一般是西班牙语还是意大利语才会翻译成恶魔and小写更带贬义有神之奴仆——大概也就是走狗之意,也不知道芥这里是不是故意的,毕竟组合的开头是用了大写,如果是故意的话那就既怼霍桑又是自嘲,简直丧心病狂。 


 


还有组合追捕人虎,资料全部由芥川过目,况且芥川是组合的接洽人,说真的,虽然说二次元通用日语,但是文野显然是有外国设定,那么他们的言语和资料其实应该是相当一部分是外语的(还不一定是英文)芥背后付出的努力难以想象——语言这种没一两年学没可能的。最后再说一遍结论:他会外语,不止一门,还是精通,八成自学。(我膝盖已经跪穿  

感念君之命途,拜服君之强悍,敬仰君之气魄,心折君之灵魂


………………………………………………………………………………………


还有一篇比较散的分析关于芥川先生与女性因为微博有配图比较明了故此附带链接整合于此处


关于芥川先生与女性



最后,如果看到这里并且能认同我的观点的话我非常荣幸(不认可的善用点叉,拒绝谈人生谢谢),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分析是希望大家多多了解芥川先生的可贵之处,并不是要限制大家的创作,毕竟分析是分析创作是创作,灵活机变都是很有必要的,况且这篇重点是总结了一些芥川先生的强悍之处——芥川先生还有很多温柔的地方啊,对着不同的人,不同境况都会改变。


 


总之就是分析适当参考,原则不相悖即可,切莫过于受其掣肘,爱萌正义,期待各位太太为芥川先生产出更多好吃的粮!鞠躬感谢



 


 

[文豪野犬•太芥百日情话•Day48]

真的,太芥太伤了…我这种脆皮根本受不住。

秦泽穆@喜欢总司:

谁虐都没有官方虐,这次灵感来自于官方那张两人一手“入水”的海报。
很多大大都写了这个梗,我也来凑个热闹。
想写出芥川对执念不为人理解的孤独,可是我文笔钝化,弄得不痛不痒,实在无能为力,抱歉。


今日关键句:"只有一个人理解过…他没有理解我。" ①


我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我学着老师的样子入水,激起的水绽放成花。
四周寂静,我跳入的这条河像是死水一般,看不到它流动的方向,连水里本该有的水藻和鱼也都没有。
这让我更为确信了,这是一场梦。


我在这样的水里越坠越深,光线也越来越暗。
这时又有一个人影也进了水,这让我莫名的烦闷。
因为在这里我少有地感受到了沉静,且我是第一个人,所以自然而然地就把它当做是我的领地。
待到定睛细看时,这种轻微的烦闷轻而易举地变为了浓重的杀意。
算起来一个很熟悉的人,太宰先生的新部下——人虎。


我憋着一口气拼命地想要往上游,想把他赶出去。
可刚才我在其中还未感到胸闷的水,突然间就像在嘲笑我野蛮无礼的占有欲似的,开始挤压我的胸肺里尚还大半的氧气,间接地警告我勿轻举妄动。
下意识地想要呼唤罗生门,可依旧漂浮在我面前没有变化的黑色衣料提醒了我。
这只是一个梦。


我打算闭上眼不去看那个让我糟心的人虎,毕竟我们所距甚远。
他还在光亮依存的浅水区,而我周边的水色已是蓝黑。
可就在我即将合上眼的前一秒,透过毫无波荡的死水,像作弊一样穿过长距离看到一只手。
那只手的手指修长,却不像一般男子那样骨节分明,反倒是指尖圆润好似女子,从胳肘往下还系着有条不紊的绷带,做着五指分开想抓住人虎的动作。
我曾经企图主动、不止一次地握住那双手。
可我只能在暗处时时刻刻地观察着,然后把这手刻在心里。
“那是太宰先生的手”,这个认知让我怔了怔后,开始疯狂地反抗这滩死水。
现在的水对我也不再温柔,它以强硬的姿势镇压我的动作,迫使我吐出所有储存的空气,肺压缩到极致,窒息感让我的头脑不再清晰。
它禁锢着我胡乱挥动的手脚,压着我向更深处沉去。


至此我开始对这个梦产生厌恶。
只有我附近的水在施力,而那上面还是那滩死水,之前令我安心的平静,现在却只想用罗生门尽快的将其击破。
可悲的是,颜色愈渐浓稠的水力量也就越大,我那疲软的四肢无论如何挣扎都只是能让它泛起微澜。
窒息并非是第一次感受,但我无法忍受的只有太宰先生的手在柔和地抚摸过人虎的头后,拽住他想把他拉上去。


我不管不顾地张开嘴,想要大喊出声。
如果不能让那只手拽我,那便赶走它,我抱有小孩子的幼稚想法。
可仅有水添堵住我的喉咙,没有阳光温度的水呛进肺里,冻得肺压抑瘙痒。
哪怕这样我也没有放弃尝试,四肢还同这该死的水抗争着,嘴也不肯停。
但一次次换来的是,人虎的上浮和我的下沉。


终究有一次喊了出来,那仅有的一声“太宰先生”爆炸在我的耳边。
这时我已经灌了一肚子的水,外加肺里也满载着冰水,鼻间也无法冒出多少气泡。可是我很得意,我的不死心总算让我叫了出来,哪怕是很快就会在梦中死亡。
我相信太宰先生能听得见。


之后我清晰地看见那只手暂停了一刹,但仍旧毫不迟疑地拉着人虎向上走。
我就眼睁睁地看着它在我的面前带着人虎消失,只留我一人在这死水中。
这是一种自虐,我明白。
我所执念的人把我丢弃,然后救了另一个人。
可我实在无法闭眼,只能任着水波缓缓舔舐着干涩的眼球。


再次回到只有我一人的水里,但我的眼前不知为何突然出现了红色,这片暗红还在水中晕开。
抬手触碰到眼眶时,感觉到与冰冷相对的温热。
是人体的温度,从我的眼睛里流出来。
我突然想笑,就凭着这是自己的梦的倚仗,没了氧气也敢弯了嘴角。


我以为他是理解我的,我以为太宰先生能够理解我对他的这份执念。
现在我明白他只是知道我对他的执念,他不明白,也不打算去明白。
哪怕是他心里的天平有些许向我偏移,我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他仅停的那一下是对我的怜悯,对我求而不得的怜悯。
这一个动作让我知道了他的答案和我的可悲。


他对我好一点我便活在温暖的温水中,不过最近的水真是越来越冷了,就算是犬类也没了狂吠的力气。


①:来自黑格尔的遗言
——————补充——————
可以把这滩死水代入为太宰,一是芥川在其中无法发动异能,而是水的温度决定他对人的态度,任君想象,有刀一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