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唐

清冷秋风 空气中响起疏远的钟声

【太芥|中芥】十字路口

(真)野犬paro

中原中也 视角

个人感觉说不上刀还是糖

总之大家都是很温柔的小狗(x)啊

结尾有点卡文,也许会改一下

如果能给我评论就太棒了!请怼我

以上

(一)

那天偶然发现太宰叼回了一只瘦弱的小野狗后,在路过与之相隔了一条马路的十字路口时总会有意识地去寻他们的身影。

什么?你说偷窥?这种猥琐之人才会有的行径我会去做吗?可笑!

不过话说回来,说到这件事情我真的非常不爽,就因为我在发现这件事情那天凑巧遇上了对面马路走来的森欧外顺口提上一句:“太宰那家伙捡了条小野狗回来,不知道又是什么名堂?”

当时他倒是幽幽地回了一句:“怎么,看上人家捡回来的野狗?看上了就趁早抢了来,别让他在太宰那活受罪。”我本来也没放在心上只当这家伙是随口打趣,谁晓得回家以后部下之一的广津柳浪竟一本正经地问我是不是会有新成员加入。妈的,我还没发现这鸥外老大还有大嘴巴的爱好?不,什么大嘴巴,我根本没这想法,额,该说他这是什么好,扑风捉影?信口开河?啊啊啊,总之不是好话!

咳咳,不好意思,说起这事情绪有点激动。似乎还没有介绍我的身份吧。

我,中原中也,是这片区域的野犬成员之一,日常活动于被十字路口划分出来的西街的北部区域,南部归属于森欧外,其实总的来说西街都属森鸥外的“统领”范围,只是由于范围过大不好管理而把北部划由我管辖,不过除了日常巡视,似乎身为干部的我也并没有什么不同。再说太宰,那家伙是个不合群的例外,他是有主人的房子可住的家犬,但除去这点又和野犬没什么差别,整日混迹各个街巷扬言是在找乐子,不过真没人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找到所谓“乐子”,只见他整日瘸着左前腿,据说是受了伤的原因,不过我对此很是怀疑,谁知道这家伙暗地里做着什么勾当。

话这么说自然是有凭有据的,那家伙在捡回来那只狗后,没几日便不瘸着腿了,一副神采奕奕的模样。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条小野犬,仍是病恹恹的,身子瘦得可以在他弓背时看见黑色的皮毛下的骨头,我倒真有点相信鸥外的那句“他在太宰那活受罪”的话。

那条小野狗似乎叫芥川什么的,芥川...龙之介?

 

(二)

观察太宰与芥川的日常活动好像成了我的一个习惯,他们喜欢呆在路口旁那栋高楼的阴影下,阳光从他们身旁劈过,于他们而言像是悬崖峭壁一样,从没有见他们探出身来,这样是会生跳蚤的吧?虽然晒了太阳跳蚤也是不可避免的。阳光十分规矩地在马路中间延伸,两旁高楼林立,阴影兀自生长,他们所呆的地方乍一眼看去着实不算醒目,甚至有些融进正幅画面的和谐感。太宰这家伙,到真会选地方,在这时如果消去对他的排斥,平心静气地说,这家伙活像个艺术家。

据多日观察来说,我对他们俩的相处方式相当糊涂,完全不明白太宰当时叼了这芥川回来做什么。即使在狭小的阴影里,他们之间也保持着警惕的距离,通常是太宰大摇大摆地占去绝大多数位置,芥川委屈地立在角落里,即使他这时仍保持一脸尊敬前辈的正经模样丝毫没有委屈的由头,但我还是忍不住这样想。

太宰大概是不喜欢芥川的,若是有半点同情,大概不会一到处捡了新鲜玩意就往芥川身上招呼,我曾经见过太宰咬着一个陀螺执意往芥川身上碾,那陀螺不算旧,棱角处还显得有些锋利,偶尔有光溅在铁质的外壳上还反出刺痛眼睛的光,逼得我直眨眼睛,蒙在眼膜上的眼泪在眼角窝着,沾着一点毛发,又痒又难受。看着芥川狼狈地窜来窜去,却不免被划出几道伤痕,他硬是憋住呜呜的叫痛声,反倒是太宰喉咙里呼哧呼哧的呼气声的叫嚣得尤为欢快。      

我的心砰砰直跳,催着我冲上去一样,如果不是突然出现的森鸥外适时地拍了拍我,我大概已经咬着牙上前去狠狠地和太宰恶战一番了。

“中也,你要是有精力打抱不平,不如去把他接来自己养着?”鸥外的声音总是这样幽幽的,冷不防吓人一跳。

“开什么玩笑?”我回过头看见鸥外冲我微笑,浑身打了个筋斗,像被人窥见了秘密似的心虚地道了声”我去那边瞧瞧”就小步地跑走了。

其实除了这一点,太宰还喜欢去咬芥川的耳朵,他百般无聊时便伸出舌头拨弄芥川下垂的耳朵,衔起来在嘴中抿着或者小心地咀嚼。这件事该算是情有可原,芥川一身黑色的皮毛,唯独耳朵下垂的地方是一片亲和的白色,很是好看。不过这种情有可原也只是对太宰这种无赖的家伙,这样的事,我是.....绝.不可能做出来的!

不过说到底,我的确没有立场去管他们的事,这关我什么事呢?想到这里,一声低低的嗤笑顺着平缓的呼吸呼了出来。

拐进街区里的小路,墙角的泥巴竟然意外的有些湿润,星星点点的泥泞粘在脚底真让人有些火大,屋檐落下的小片阴凉外的地面像光板一样发着橙黄色的光,这时却唰地暗下来,我伸了脖子去看屋檐外的天,刚刚还艳阳高照的,怎么突然黑了脸,怕是要下雨了。我这么估摸着,便加快了脚步,脑中突然浮出森鸥外的脸,那脸像这天一样,本是微笑着,不知怎么就突然黑了下来,这场面越想越滑稽,我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三)

这连着下了近一周的雨总算是有了消停的势头,雨后的天亮得晚一些,何况是这还不到五点的时间。我要是不说你可能不知道,我喜欢戴帽子。但是狗戴帽子怎么说都说不过去,鉴于要树立干部的威严,我平时并不会戴着,但在这种没人见得的时候,总算有机会过把瘾。

身为干部,即使是下雨天也得照样出来巡查,这狗屁干部我是一点也不想再当了,屋檐上的漏下水、马路边溅出的水,我一丁点都不想再沾上了!妈的太脏了!妈的妈的妈的......

虽说骂人不好,但我到底不是善于淤积情绪的性格。

不过不顺中总有一两件支撑着我好歹得把这苦差做下去的事情,太宰因为下雨没能出去寻他的新鲜玩意,倒是和芥川相处得比较和平了。芥川常蜷在太宰身旁避雨,并伸舌舔舐太宰腰侧湿润的长毛,像是能暖一暖他在雨水下冰冷的身体,太宰那时也显出与往日相差甚远的柔情来,侧着头去蹭芥川的耳朵。

很快又走到十字路口,下意识往对面看去,竟然真的看到太宰悠闲地站在那里。我大惊失色,急忙扒拉下头上的帽子,撒腿便躲到了拐角处,小心地快速喘气,心脏要撞出来一样。我去,这家伙这种时候不睡觉在这里做什么?真当自己行为艺术家啊?

等平复了心跳再探出头去瞧时,太宰已经走开了一段距离,但在这冷清的街道上仍能见着他的身影,天色沉沉,灰色的光线中雾气骤起,藤蔓一般缠绕着微弱的光线而上。

他身边没有跟着芥川。

我从墙角跳出来,发现芥川仍躺在他们常呆的路口旁,筛糠似的抖着,即使隔着一条马路的距离也看得异常清晰。心中腾起不好的预感——得跟上太宰!如同暗示,大脑给我下达了这么一条指令。

我越过马路,大略瞧了瞧芥川,暂时死不了,便立即去追太宰已经模糊在雾气中的身影。

如同我所猜测的,我尾随太宰来到一处旧宅,虽然院落很大,却显得一片孤寂,灰白的墙缝中生出湿软的青苔,墙周种的杂七杂八的花草,未发觉来客而依旧阖眼酣睡。太宰用身子顶开铁门,那“吱呀”声在雾气中软化,像水波一样向外扩散,落到我耳朵里已经是非常幽微的声响了。

太宰晃晃悠悠地走进院子,随意拣了个地方趴下,重重德叹了口气,露出与捡到芥川前别无二致的空洞眼神,嘟嚷着:“好无趣啊,实在是太无趣了......”说着,他把左前肢放入口中,上下牙缓缓合上,猩红的血混进唾液从没能完全闭上的嘴角垂下。我看得呼吸一窒,心中暗骂这个变态,抬眼时才发现他似乎已感觉到不对劲,正要转眼查看周围的情况。

虽然我已经竟可能快速地躲开,但我觉得他是看到我了的,大约,还笑了。

 

(四)

芥川应该是不慎吃进了太宰身上的跳蚤,这跳蚤在他的胃里作祟,他怕是有一阵苦得受了。

“芥川君。”

我开口叫他,他有些意外我会知道他的名字。

“你只是吃进了跳蚤,死不了,但胃还得疼一阵子。”

我接着说,芥川听了这话明显松了口气,但身子仍然蜷着。

“你......跟我走吗?”

尽管觉得很难为情,我还是这么说了。

“你大概也没地方去了吧。”

芥川有些吃力地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虚弱地问道:“你能、赋予在下......”

他应该还想说些什么,但后面的话都化作一口断断续续的长叹,最终他应到:“好。”

 

(五)

芥川身上实在是太脏了,我拉他去河边浅水区洗身体,谁知这小家伙别扭得跟姑娘似的,说什么也不下水,我没好气地暗地里推了他一把,想着下水习惯了就好,谁知道他一碰到水竟异常慌张地挣扎起来,四肢奋力划动着,可浅水区哪里经得起他这般闹腾,前肢重重地砸在河底的石头上,疼得他下意识缩回四肢,却又侧身翻进水里。

这芥川,是个笨蛋吧?

我只觉得面部肌肉抽搐着,感叹自己怎么观察这么久都没发现这么重要的事情。无奈,我只得上前去把就要在浅水区溺死的芥川拉上岸。

“咳咳、咳咳......”芥川即使是呛水后的咳嗽也是一副收敛着的模样,虽然我看出了他脸上藏着的心有余悸。

“喂芥川,你别是个傻子吧?”我忍不住吐槽道。

“太宰先生说过,咳咳,水、非常危险,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入水,咳咳......”

入水?这是自杀的意思吧?

我觉得有些好笑,这自己总是一副随时要入水的模样的太宰,竟会说出这种话来?于是便饶有兴趣地继续问道:“这句话你先忘了吧,他不是这个意思啊。他、还说过什么?”

“太宰先生说,什么时候都要期待一下,总会有值得期待的事情发生的。只是在下不太理解这句话,太宰先生何以说出这种话来?”芥川黑色的眸子盯着我,似乎想从我这探个究竟。

“这句话你就先信着吧。”我不自在地别开事先,“那家伙虽说总做不靠谱的事情,但脑子总是好使的。”

我越发觉得自己看不懂太宰了,明明是一个连自己都能虐待的变态,却要去赋予赋予别人生存的意义,果然不靠谱啊......

“中原先生,你去哪?”芥川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担心什么?我不会把你丢了的。”我回过头,安抚性地冲芥川笑着点了点头,“好好把澡洗了,等会儿带你去见见大家。我——去把帽子捡回来。”

河面倒映出太阳清白色的光,阴了许久的天终是露出了一抹喜色。

天亮了。

 

End.

评论(8)

热度(25)